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正文 第三十四集 下

本章节来自于 钱弘佐 http://www.65107982.com/430/430330/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    
    974场,衢州刺史衙门外,上午

    李家婆媳在跟衙门前的官差说话,领头的官差招呼手下人,一队官差匆忙从衙门前跑开。

    975场,牛马市场,上午

    官差们跑进牛马市场,满脸横肉的男人正在跟一个买家谈价钱,官差跑上前扣押他,买家被吓跑,而满脸横肉的男人跟官差厮打,孩子们吓得大哭。官差甲将满脸横肉的男人按到在地,猛抽他的耳光。

    官差甲:你个人渣?这些孩子从哪里弄来的?你有几条命,敢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买卖?

    在刚才的厮打中被打伤了脸的官差乙:你知不知道这是凌迟处死的大罪?

    官差丙:咱们在附近找一找,他肯定有同伙!

    976场,官营米店外,上午

    队伍越拉越长,互相拥挤。维?#31181;?#24207;的将士,不停把拥挤歪斜的队伍推正。李家婆媳远远走来,媳妇手里?#31859;?#19968;个首饰匣子,两人满脸愁云,站在队伍尾端。

    婆婆:媳妇,咱们还是回去吧,这些都是你陪嫁的首饰,是你娘家对你的心意。咱们?#19968;?#26377;些米,还能挨几天。

    媳妇:婆婆,如果米价再涨,过几天这些首饰换的米会减少,反正保不住,不如今日多换些。

    婆婆几乎要哭出来。一个少年奔跑而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拉住队伍中一位老者的手臂。

    兵卒呵斥:不要插队。

    少年拍着?#30446;?#19968;边喘息一边说道:爷爷,……你别排队了。……药王山佛光寺……

    老者:别着?#20445;?#24930;慢说。

    少年:佛光寺正在借米,隔壁婶子告诉我的,让我们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老者关切:借米?怎么个借法?

    少年拿出一个刻着名字的木牌。

    少年:隔壁婶子说,用您这块功德牌就能借到。

    画面聚焦在功德牌上,功德牌正面刻有佛光寺三个字,背面刻有施主——(姓名)。

    镜头旋转成修山道的场景,僧人们在背土石上山,间中夹杂了一些穿老百姓服装的人,也在搬运土石。老者在挥汗如雨地夯实石头台?#20303;?#23665;道完工,寺门前一些年轻人在放鞭炮庆祝,老者满脸笑容地跟着围观。寺院药师佛大殿里,一个僧人将刚刚制作好的功德牌递给老者。功德牌做得很精致,刷着胡桃色的底漆,字则是金黄色。

    僧人:老施主,寺里感激您帮忙修山道,这个功德牌送给您。这上面写着您的名字,?#38498;?#24744;再上山拜佛,凭这个功德牌,可以免费领糕饼吃。

    老者推辞:不用,不用,老朽上次生病,如果不是佛光寺的师父为我看病,我只怕活不到今天,出力帮忙是应该的,怎么好意思白吃寺里的糕饼。

    僧人:您快?#31859;?#21543;。这个功德牌挂在家里,去您家做客的人,就都知道您是乐善好施的好人。

    老者双手合十:多?#27426;?#35874;。

    画面转回购米的队伍,一堆老百姓围在少年和老者身边。

    少年对老者:爷爷,凭这个牌子,您再写个字据,就能领两斗米。下个月还能领两斗,不用钱。

    老者欢天喜地:太好了,省着点,就够咱们?#39029;?#30340;了,我?#20146;摺?br/>
    祖孙两刚刚想离去,李家婆媳中的婆婆拽住少年。

    婆婆:哥,我能去借米吗?#35838;页?#21435;佛光寺烧香拜佛,还捐过灯油钱。

    少年:你有功德牌吗?

    婆婆:?#23567;?#21487;我不会写借据,我不认识字。

    少年:可以按手印呀。

    婆婆转头对媳妇兴奋:你出嫁的首饰保住了!我们快去佛光寺看看。

    ?#31859;?#39318;饰盒的少妇激动点头。购米的队伍开?#24613;?#25955;。在米店里坐着喝茶的连归路和霍成仁透过窗子,发现了外边的异常,走了出来,拉着兵卒询?#30465;?br/>
    连归路:人怎么走了这么多?

    兵卒:好像有个寺庙在借米。

    霍成仁面露惊诧。

    连归路对霍成仁?#21621;?#29983;意的来了!

    977场,药王山山道,日

    狭窄的山道上,有的老百姓在登山,有的老百姓扛着米袋子下山,大部分都是?#20808;?#22919;孺,其中就有刚刚还在购米队伍中的祖孙两人,老者吃力地背着一袋米,带着少年正在下山。少年停住脚步,指着半山腰发出惊呼,上面一个僧人飞在半空?#23567;?br/>
    少年:爷爷,您看,那个和尚会飞。

    老者:不是飞,是用绳子吊在山崖上。

    少年疑惑: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老者:在采药。佛光寺之所以这么富裕,都是因为这药王山出产名贵药材。可山势?#31449;?#19968;般的人无法采集。而寺里的师父们攀岩得本领高。但是在悬崖上采药,对谁都是?#20013;?#33510;又危险的活,他们的药材也是用血汗换来的。

    少年从老者肩上抢下米袋:爷爷,我替您背一会。

    老者:孩子,前些年是寺里的师父看好了我的病,如今又施舍给咱们粮?#24120;?#36825;大?#31181;?#24180;,谁?#25954;?#26045;舍这救命粮呀?你要永远记得这些师父的慈悲。

    少年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97八场,衢州府衙内,日

    数个衙役拦着一堆老百姓,?#20048;?#20182;们往后堂冲。

    百姓甲:差大哥,您快给我家写个文书吧。我家真的收留了无亲无故的灾民。如今佛光寺借米,只借给有功德牌或者收留了灾民的人家,我家不信佛,但我家真地收留了灾民。

    衙役:这事得老爷定,我们不敢做主。你们等一等,老爷马上就出来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从后堂匆匆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百姓乙:老爷,老爷,是您让我们收留灾民的……

    衢州刺史:好人有好报,佛光寺要借米给你们。

    百姓乙:他们要看到官府的文书才肯借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:这个自然。如今粮食能救命,难保有坏人想冒领,我派衙役挨家挨户去核查。你们放心,确实收留灾民的人家,官府一定会出文书。

    百姓乙急不可待:那先去我家核查吧。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连归?#21453;?#30528;霍成仁以及兵卒?#20146;?#20837;官衙内。

    连归路对众百姓喝道:谁这么大胆子,敢在衙门里吵?#37073;?#30524;里还有没有王法?

    衢州刺史、衙役们立即向连归路躬身施礼:参见钦差大人。

    连归?#36820;?#32769;百姓们,老百姓们吓得不?#39029;?#22768;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?#21621;?#24046;大人,您不要生气,这些都是本地的良民。发大水?#38498;螅?#19968;些灾民逃到我们衢州避难,他们没吃的,没住的,全靠这些人家肯收留。

    百姓们忙不迭地纷纷点?#25918;灾?#34914;州刺史的话。

    连归路:那也不能在衙门里喧哗,成何体?#24120;?br/>
    衢州刺史对连归路?#21621;?#24046;大人,您请进,您请进后堂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示意老百姓们噤声,随后命令衙役班头:李班头,你派官差两人一组,去这些人家里核查,做好记录,依据实情给他们发文书。

    衙役班头:是,老爷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向连归路满脸赔笑,做手势请连归?#36820;?#20154;去后堂。

    979场,后堂石雕影壁,日

    连归路、霍成仁和衢州刺史站在影壁后。

    连归路问衢州刺史:这佛光寺是什么来头?他们怎么会财大气粗到要借米给老百姓?

    衢州刺史:佛光寺是我们这里,甚至是吴越国内最大的药材卖家。寺庙所在的药王山传说是药师佛的道场,寺里的师父会看病,我们这里十之八九的人家,平?#32972;?#21435;庙里拜佛,供奉灯油钱,还有很多远方的香客和商人,慕名而来买药看病。寺庙建在药王山的最高峰,里面的粮仓比我们衙门的官仓都大。

    连归路和霍成仁互相对视,?#20960;?#21040;事态?#29616;亍?br/>
    连归路进一步问道:你的意思是他们有足够的存?#22919;?#28798;?

    衢州刺史:至少能救急。等大水退了,我们立即组织商队去买粮,应该能撑到那个时候。您到来之前,本官曾经亲自上药王山,请求佛光寺把粮食借给官府,?#20260;?#37324;的住持当时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连归路:为何他不答应?

    衢州刺史:这也难怪他,寺里毕竟僧人众多,?#25165;?#38393;?#23500;摹?#24403;时住?#22336;?#19976;跟我说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他们不会向外借粮。

    连归路恨声:如今是万不得已的时候吗?本官已经带了大批粮食来到衢州,这些天买米的人非常多,正是生意?#23546;?#30340;时候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看着连归路,欲?#26434;种埂?br/>
    连归路:我们是奉旨赈灾的人,他们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衢州刺史一脸无奈。内心独?#31069;?#29579;上怎么会派来这等混账钦差?再不借米给老百姓,就要活活饿死人!万一激起民变,更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。

    9八0场,驿馆内,夜

    连归路一?#23110;?#22312;桌子上,把自己的手拍得生疼,顾不得再生气,迅速甩手止疼,霍成仁焦急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连归路哀叹?#22909;?#24819;到,咱们拼了性命趟出来的财路,竟然让一?#21644;?#39540;给毁了。

    霍成仁:你光生气有什?#20174;茫肯?#24819;办法呀。

    连归路:我有什么办法?总不能上山去抢他们的粮?#22330;?br/>
    连归路陡然被自己的话吓住,霍成仁紧张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连归?#36820;?#22768;:你敢吗?你手下有押运粮食过来的禁军将士。

    霍成仁摇头:不能硬来,总得想个理由。

    连归?#36153;?#29664;子一转:这理由是现成的,就说佛光寺偷了咱们的粮?#24120;?#21681;?#21069;?#20711;人们?#30002;?#36215;来,把他们的粮食都抢过来,这样?#38498;?#21681;们还是独家买卖,而且多出来的粮?#24120;?#21448;成了新的财路。

    霍成仁犹豫搓手。

    连归路:老?#37073;?#21681;们发的是横财?这千载难逢的良机,平常人就算肯拼了性命,也未必遇到。

    9场,药王山山道,天蒙蒙亮

    雾蒙蒙的微光中,连归路和霍成仁带着兵卒在急行军,兵卒们大部分都?#31859;?#38271;戟或者砍刀,杀气腾腾。在药王山山道口,霍成仁停下脚步,仔细观察药王山的山势,抬手指点给连归路看。

    霍成仁:山道狭窄,易于把守,只要我们封住上山的路,这些和尚就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连归路:?#31859;?#20511;米的百姓还没来,我们快上山吧,他们毕竟是地头蛇,我怕老百姓帮着他们。

    霍成仁对兵卒:用弓箭手守住山口,沿着山路布置岗哨。就说官府封山,今日任何人都不准上药王山,违者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兵卒:遵令。

    连归路和霍成?#22987;?#32493;带着兵卒爬山,一些兵卒被沿路部署在狭窄的山道上,哨卡众多而密集。

    9八场,佛光寺,天蒙蒙亮

    镜头从爬山的队伍向上拉起,山顶上佛光寺的匾额逐渐清晰可辨。庙宇宏大庄严,寺庙内晨雾重重,有零星僧人往来期间,路遇的僧人互相合十施礼。

    9八场,药师殿,清晨

    大殿匾额:药师殿。殿前有宽敞的石砌广场,殿内深邃而宽广,铜铸的佛、菩萨像十分高大,?#24067;?#19977;尊,中间为药师佛,一手?#31859;?#37329;质的草药,一手?#31859;?#37329;质的药钵,脸上带着?#35748;?#30340;微笑;两边为日光遍照和月光遍照两位菩萨,手持琉璃宝物。三尊铜像上面?#20146;?#21326;丽的黄锦幡盖,上面用金属银线绣着药师咒,装饰着众多璎珞和珠宝。佛像前?#21892;?#23618;燃灯装饰成大如?#24503;?#30340;佛前灯,整个药师殿一片辉煌景象,属于寺庙比较少见的?#36824;?#20379;养。一个穿绸缎淡蓝色僧衣的僧人在指挥数个穿?#33268;?#36205;衣的僧人。

    蓝衣僧人:大家快一点,今?#25214;?#32487;续向百姓借米,住?#22336;?#19976;嘱咐我们要提前开始早课。

    赭衣僧人们开始忙碌,打扫大殿,整理佛前供桌上的贡品,把蒲团坐具整齐排列在地上。

    9八4场,寺门口,清晨

    连归路、霍成仁带着兵卒们围住寺门,寺门高大厚重,分为中间的大门和左右两侧的边门。霍成仁示意兵卒,两三个兵卒上前大力砸正中的大门。

    9八5场,寺庙内,清晨

    零星等在药师殿广场前的僧人们,纷纷转头望向寺门。身穿淡蓝色僧服的知客僧急忙赶到寺门前,打开左侧边门,还?#22351;人从?#36807;来,一群兵卒已经将他推开,硬闯进来。并迅速将佛寺大门打开,让更多的官兵涌入。

    9八6场,殿前广场,清晨

    住?#22336;?#19976;在蓝衣知客僧的带领下,快步前来,住持穿着比较正规的红色?#21334;摹?br/>
    9八7场,前殿广场,清晨

    兵卒们簇拥着连归路和霍成仁站在殿前广场上,连归路鼻孔朝天,双手叉腰?#25442;?#25104;?#25163;?#30528;自己的兵刃大兵钯,虎视眈眈。住?#22336;?#19976;快步上前,向两人合十顶礼。

    住持:各位官爷,老僧这厢有礼。

    霍成仁傲慢:你是这里的住持?

    住持:贫僧法号不空,正是这里的住持。?#36820;?#35831;教官爷,高姓大名?

    霍成仁先介绍连归路:这位是王上钦差连大人,是王上最最亲信的人。我是他的副将姓霍。

    不空方丈:贫僧迎接来迟,还望恕罪。两位大人,请进后边的知客厅,喝杯清茶吧。

    连归路翻了不空方丈一眼:本钦差忙于赈灾,哪有闲工夫喝茶?

    不空方丈再合十施礼:贫僧可否请教大人驾临敝寺的来意?

    连归路:本钦差来这里捉?#29467;?#30423;赈灾粮的盗贼,我押?#35828;?#34914;州的赈灾粮,前几天,被贼?#35828;?#36208;许多,有人举报,盗贼就是你们佛光寺的僧人!

    不空方丈:大人怕是误会了,偷盗是出家?#35828;?#22823;戒,何况又是用于赈灾的粮?#24120;?#36139;僧以性命担保,绝无此事。

    连归?#36820;?#30524;: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等一会儿我?#21069;?#31918;食搜到了,本钦差看你还敢嘴硬?

    不空方丈申辩?#21621;?#24046;大人,我们佛光寺,原本就储备有粮?#24120;?#20320;们就算搜到粮?#24120;?#37027;也不是您押运来的赈灾粮。

    连归路大骂:好你个贼秃,满口胡?#35029;?#23546;庙是个接受施舍的地方。说白了,你们这群和尚,就是穿着僧服的乞丐,你们种粮食吗?连你?#20146;?#24049;吃的,都是托钵乞讨来的,怎么会有储备的粮?#24120;?#22914;今偷了官家的粮?#24120;?#36824;敢抵?#25285;?br/>
    不空方丈还想解?#20572;?#36830;归路抢先下令。

    连归路:来人,?#39068;?#37324;的僧人全?#20960;?#25105;拿下,一个都不许放跑,等我?#36214;?#25335;问,看他们还敢狡辩!

    众官兵一拥而上想要抓人,不空方丈等僧人急忙后退。此时原本在后排站着的一个僧人,因为没有往后退,忽然变成了站在众僧最前面的人。这个人虽然一身?#33268;?#36205;色僧衣,但麻衣难掩国色,不但长相俊美,而且有一种出家人特有的出尘飘逸的气度,头上的戒疤较少,是个品级较低的和?#23567;?#21482;见那人双手合十,向众位官兵施礼。

    赭衣僧人:各位军爷,且慢动手!

    这句声音不高的话,却让即将冲上来的官兵,停住了脚步,因为眼前这个僧人,竟然长得跟连归路非常相像,年纪也差?#27426;唷?#20247;人都狐疑地回头看连归路。连归路也吃惊地望着那人,就如同在?#31449;?#23376;一样。

    连归路:你是何人?

    赭衣僧人:贫僧法号斩错,是佛光寺的采药僧。

    连归路仔细端详斩错,画面闪回,王宫内钱弘佐一巴掌打在连归路脸上,厉声追问被他替换的谢香存画像去?#22235;?#37324;?连归路从锦被下将卷成画轴形状的谢香存画像拿出来,递给钱弘佐,钱弘佐急忙展开,焦急地审视画像是否有污损。

    画面转回佛光寺。

    连归路提高声音:我问你俗家姓名!

    斩错淡然:既然出了家,就应忘了红尘事。贫僧又何必?#20146;?#20439;家姓名。

    连归路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过斩错和尚的?#33268;?#20711;?#38534;?#33609;编的鞋子、赤裸的双脚。内心独?#31069;?#19981;会的,不会是谢香存,虽然传说谢香存和?#39029;?#30456;酷似,但他早死了多?#20445;?#23601;算没有死,以他的才干,也不可能落魄成这样。

    连归路的表情?#25351;?#25104;高高在上、鼻孔朝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连归路:那好。王上曾出五千两银子,悬赏一个人犯,我看你,长得就挺像他。来人,先?#39068;?#21422;给我拿下!

    立时好几个官兵,冲向斩错和尚,但只有数下刀剑?#19981;?#30340;声音,斩错身如鬼魅,出手如电,冲?#20808;?#30340;那些官兵,顷刻倒在?#35828;?#19978;,有的人因为跌伤而呻吟,有的人帽子?#34952;?#22312;地,其中一把原本是官兵手持的砍刀,反而被斩错和尚抢了过去,连归路一看大事不好,刚想后退,?#21069;?#30733;刀快如闪电般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连归路吓得惊声尖叫:救命呀!

    一些官兵想冲向前?#20154;?br/>
    斩错喝止:谁再敢上前一步,我就杀了他!

    刚刚还?#35753;?#21892;目的斩错,不仅身手敏捷,而且凶狠之态,比阿修罗更甚几分。

    惊恐中的连归路对官兵大叫:快往后退,往后退!!

    霍成仁对斩错:和尚,你放开连大人,有话好说!

    斩错不为所动,依然用刀架住连归路的脖子。

    霍成仁威胁?#22909;?#29359;钦差,那是杀头大罪。再说你们和尚,不是不让杀生吗?这可是佛门圣地,你不怕遭报应?

    斩错:你们既然知道这是佛门圣地,为何带人?#20013;?#21040;这里胡?#37073;?#35753;官兵立即出去!你们两个当官的留下,贫僧有话要跟你们说。

    霍成仁拿?#27426;?#20027;意,内心独?#31069;?#36825;和尚身手?#35828;茫?#36825;帮官兵连靠近他都困难,我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眼下只好把连大人先救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霍成仁对官兵挥了挥手:你们先出去,在山门外守候。他不敢把钦差大人怎么样,否则这庙里所有的和尚,谁都别想活!

    等官兵都退出了寺门,斩错用目光示意众僧,立?#20174;?#20711;人将寺门关闭上闩。斩错这才把刀从连归路的脖子上,撤了下来,连归路惊吓过度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斩错不慌不忙:两位大人,依我看,你们来佛光寺不是找粮食的,是来?#23614;?#30340;。

    连归路惊魂未定,还在喘息。

    霍成仁拉住连归?#36820;?#22768;:我们先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斩错?#21621;?#30041;步!你们病入膏肓,不及时医?#21361;?#20250;断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霍成仁:你休要胡说!

    斩错?#20309;?#36234;圣主,那是何?#35748;?#26126;,他让你们赈灾,你们竟然高价倒卖赈灾粮,?#36134;?#30334;姓,只怕洪水退下,灾难平息的时候,就是你们的死期。你们不会死在这里,但必定会被吴越的国法诛杀。

    霍成仁?#22303;?#24402;路?#30007;?#23545;?#21360;?br/>
    斩错:你们贪那么多银两,能带到地狱里去吗?两位大人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

    连归路凝视斩错,内心独?#31069;?#25105;们的所作所为,他竟然能一语中的。平常人根本不会有这种洞察力,难道这人真的是谢香存?#30475;?#35828;谢香存杀人不眨眼,残?#35752;良?#22914;今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连归?#36153;?#30555;快速眨动,像变戏法一样,忽然间满脸堆笑。

    连归路:斩错和尚,本钦差想跟你做笔生意,我们找个清净的地方,聊一聊,你看怎么样?

    斩错面无表情?#21621;?#24046;大人既然进了庙,那就到药师殿里,烧一柱香吧。让你们这么一?#37073;?#37027;里此?#20445;?#20877;清净不过?#30149;?br/>
    连归路对霍成仁:我跟这个和尚去殿里烧香,你在外边看?#29275;?#21035;让其他人进到殿里。

    霍成仁看了看四周的僧人,把兵?#26012;?#22312;胸前。

    霍成?#23454;?#24551;:大人,太危险了………

    连归路示意霍成仁不要再说下去,斩错和尚做了一个“请进”的手势,连归路跟他一起进了药师殿。

    9八八场,药师佛大殿内,清晨

    斩错?#22303;?#24402;路走入药师佛大殿,连归路立即将佛殿大门关闭。两人来到供桌前,上面有成盒放置的细柱状线香,?#30002;?#38271;明灯。连归路心不在焉地看了看三尊佛、菩萨相。斩错真地拿起三根线香,在长明灯上点燃,递给了连归路。连归路无心拜佛,直接把香插在了香炉里。

    连归路对斩错:如果我猜的没错,你是吴越国前任兵部主事——谢香存谢大人吧?

    斩错?#27426;?#22768;色镇静问道:?#25105;?#35265;得?

    连归路:王上卧房中,有你的一?#34987;?#20687;,画得惟妙惟肖,外加你的身手如此?#35828;茫?#25152;以?#19968;?#30097;你是谢香存。

    斩错端详着连归路。

    斩错:那么大?#22235;悖?#30495;地姓连吗?不知是何方人氏?

    连归路:我自然姓连,如假包换。我叫连归路,是绍兴人。

    斩错和尚摇了摇头,叹息了一声。斩错的眼神变成了闪回的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闪回十多年前,逃难灾民卖儿卖女的场面。谢香存的母亲在跟仿梨山庄买孩子的教习讨价还价,五岁的谢香存端着一碗刚领到的舍粥站在一边,盯着他们。谢香存母亲的怀中抱着他三岁的弟弟。

    画面转回正在和谢香存交谈的连归路。

    连归路献媚地笑了笑:谢大人,你以前的日子威风八面,如今竟然这么凄凉!这出家当和尚,是何等清苦?连口肉都吃不上,喝口酒就算犯了戒,这么活?#29275;?#29983;不如死,不如咱?#20146;?#31508;生意,这笔生意做成后,咱们就都脱离苦海了。

    斩错:什么生意?

    连归路:我手里有粮?#24120;?#20320;们庙里也有,咱?#21069;?#31918;食合起来。不用你出头,?#19968;?#20197;官府的名义,卖个好价钱。事成之后,我分给你万把两银子,你有了这些银两,就可以离开这个破庙,过逍遥快活的舒坦日子?#30149;?br/>
    斩错:你那?被王上在罗城正门问斩吗?

    连归路笑:我根本就不会再回杭州。等咱?#20146;?#23436;了这笔生意,我和门外那?#25442;?#21103;将,就会隐?#31456;?#21517;远走他乡。这大?#31181;?#24180;,四处都是逃难的灾民,官府根本就找不到我们。

    斩错眯起眼睛,好奇地端详连归路,问道:你真地是王上的亲?#29275;?#20182;那么明察秋毫的人,怎么会有你这种亲?#29275;?br/>
    连归?#36820;?#24847;:谁让?#39029;?#24471;漂亮那?论长相,整个吴越国,如果我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王上别提多宠爱我了。你看,这是什么?

    连归路从腰间的扣带上,把王宫的通?#36763;?#29260;摘下来,在斩错和尚面前晃了?#21361;?#21448;收回到腰间。

    连归路炫耀:这是王宫的通?#36763;?#29260;,只有王上最信任的人,才会得到这个令牌。

    斩错:既然如此,你为何还要离开杭州,离开王上?

    连归路:其实呀,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当官,可是因为摊上了官司,家里交不起罚金,有个大太监叫吴德章,他替我交了罚金,我父亲又上吊自杀了,我没有其他更好的活路,所以就只好在官场混?#30149;?br/>
    青烟拂面,连归路打了个喷嚏,用手扇开了燃香造成的青烟。

    连归路继续:朝堂上?#21069;?#22823;臣,都瞧不起我,说我不学无术。还污蔑我,是王上的男宠。他妈的,王上宠爱我,但我可不是男宠,我是男人,能受这种奇耻大辱吗?眼下机会来了,我能大捞一笔,而后一走了之,再也不受那些窝囊气。

    连归路?#39318;?#20146;热地贴近斩错。

    连归路:同是天涯沦落人,咱们才是一伙的。你只要?#35805;?#20107;,我一定兑现我的?#20449;担颜?#21040;的银两分给你。

    斩错:你说你看见过我的画像,那上面有没有王上的题字?都写了什么?

    连归路:王上题了四个字“天佑吴越”。

    斩错:你知道这四个字的含义吗?

    连归路满不在乎:大概是王上祈祷上?#35029;?#20445;佑吴越国吧。

    斩错:是我请求王上保佑吴越。王上就是吴越国的天,只有他的圣明贤德,才能保佑吴越国的老百姓丰衣足?#22330;?#20320;如今,把王上拨发的赈灾粮,高价售卖。知道内情的人,骂你贪赃枉法,不知道的人,会说王上是无道昏君。王上的美誉,岂容你败坏?!

    连归路讥讽:看不出来,你还是个?#39029;肌?#20320;既然是个?#39029;迹?#20026;何会落得如此下场?

    斩错:贫僧杀害了无辜的孩子,所以?#25954;?#19968;辈子清修,来忏悔赎罪。如今灾民无粮,你不放?#22919;燃茫?#23601;是逼他们卖儿卖女,甚至是家破人亡,你怎么可以为了自己,坑害这么多人?犯下这种丧尽天良的错,你会后悔一辈子。

    连归路:我不会后悔,这个世界,原本就是弱肉强?#24120;?#20114;相坑害。而且你根本无法阻拦我,我顶多不要你们佛光寺的粮食啦,只要我把上山的山道封上,佛光寺就无法再向灾民借粮,我一样可以发横财。

    斩错皱眉。

    连归路:我原本可怜你,青春年少在这里受苦,想拉你一把,有钱大家赚,没想到,你这么死心眼。

    连归路装作怜悯地长叹了一声。斩错没再说话,又一?#25991;?#36215;了三支香,在长明灯上点燃,恭恭敬敬举过头顶,向药师佛像三鞠躬,将香插入香炉。而后腾身而起,在佛像上方的幡盖上,取下一个剑匣,飘然落地。佛像高大,上面的幡盖高不可攀,又有璎珞和珠宝的遮盖,剑匣藏在上面,一点痕迹都?#25381;小?#36830;归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。斩错轻轻打开了蒙尘的剑匣,指了指里面的尚方宝剑,连归路不由自主地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斩错:你认识这把剑吗?这是王上御赐尚方宝剑。

    连归路:难道是传说中杀了边军统帅戴峰的越王剑?

    斩错:正是。不管你职?#27426;?#39640;,也不管你多么得宠,我?#21152;?#20808;斩后奏之权。

    连归路惊?#37073;?#20320;是和尚,你有戒律!你不能杀生。

    斩错:衢州的灾民成千上万!就算我?#38468;?#26432;生,直落地狱,万劫不复,我?#19981;?#26432;?#22235;悖?#28982;后以尚方宝剑为凭,替你救灾。你向药师佛祈祷来生,重新做人吧!

    连归路吓得魂?#21892;?#25955;,惊?#29275;?#25105;求求你,我已经高价卖出了很多粮?#24120;?#25105;没有?#23546;?#20102;。

    斩错将手放在了剑匣中尚方宝剑的剑柄上。

    斩错:人非圣?#20572;?#35841;能无过。只要肯悔改,就有活路。官府赈灾,?#21152;?#20973;据。你只要贴出?#20960;媯?#26080;偿放粮,此前花高价购买粮食的人家,一定会找你索要银两。

    连归路扑身跪地:你放过我吧,你用剩下的粮食赈灾,你放我跑就?#23567;?#36825;样你也不会?#24179;?#26432;生,我也不会生活无?#29275;?#25105;们各让一步吧。

    斩错:我不会让你背着一身罪恶活下去!

    斩错拿起了尚方宝剑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) (天津小说网http://www.65107982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放生第一的小说钱弘佐仅代表作家本?#35828;?#35266;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?#36864;?#20449;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钱弘佐最新章节钱弘佐全文阅读钱弘佐5200钱弘佐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放生第一所?#23567;?#22914;果您发现有任何?#22336;?#24744;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?#38497;?#37228;或者删除。谢谢!
天津小说网
190aa即时比分指数
体彩今晚的中奖号码 在线刮刮乐微信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新浪彩票双色球擂台赛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 平特肖尾计算软件 福建时时彩官方开奖 中国足彩网搜狐 足彩胜负彩第18135期开奖结果 江苏两元刮刮乐大奖 qq欢乐升级刷分 2233红姐心水论坛 吉林11选5走势图玩法 内蒙快3彩经网 双色球免费缩水软件哪个好